千叶帆文摘 - 读好书,交好友!
位置: 千叶帆文摘 / 优秀作文 / 自然作文 / 海洋作文 / 文章内容

冯梦龙《情史》中的海洋叙事

2018-01-20 投稿作者:一语道破. 点击:17

  内容摘要:冯梦龙《情史》中,与海洋叙事相关的共七篇。本文拟以叙事背景为海洋环境的《海王三》《鬼国母》以及故事主角为海洋生物的《鱼》这三篇为例,发掘超现实描写背后所隐喻的现实世界以及中国古代“鱼雁传书”的文化传统,探究冯梦龙及其所生活的时代人们的海洋观。
  关键词:《情史》 海洋叙事 “抢婚” 鱼雁传书
  《情史》全称《情史类略》,又名《情天宝鉴》,由明代冯梦龙辑录历代笔记小说编纂而成。全书共分二十四卷,每卷标一总称,所收故事凡八百八十二篇,故事内容上起周代,下至明朝,汇集了两千年形形色色的男女情爱之事,以及当时社会中的一些传闻轶事。通观《情史》辑录的作品,“与海洋有关系的,一共7篇”[1],依照编排次序分别为《鬼国母》《蓬莱宫娥》《焦土妇人》《海王三》《猩猩》《虾怪》《鱼》,七者相较,与海洋关联性最强的当属《鬼国母》与《海王三》。
  《鬼国母》与《海王三》均属笔记体小说,篇幅短小,故事情节大体类似,但又同中有异,各有特色。冯梦龙辑录《情史》时分别将其编入“情幻类”与“情妖类”,由此可见两篇小说所带有的奇幻色彩,但仔细阅读之后,则不难发现超现实描写背后所隐喻的现实世界。
  两则故事的开头在中国古代涉海小说中极为常见,即海商在海上遭遇风暴或强盗,得以幸存漂流至海岛,其精华部分则在于人物上岛之后的经历。《海王三》讲述了海王三的父亲王某,长期在泉南经商,有一天在海上航行时遭遇风暴,“航巨浸,为风涛败舟,同载数十人已溺”,王某“得一板自托”,随波漂流至一座“幽花异木,珍禽怪兽,多中土所未识”的小岛。岛上有一“容貌颇秀美,发长委地,不梳掠,语言可通晓,举体无丝缕”的奇异女子,将王某“留与同居”,“度岁余,生一子”。此后王某偶然得船,遂携子逃走,女子伤心欲绝。其子长大后,“楚人目为海王三”。[2]《鬼国母》故事情节与《海王三》大致相同,讲述“数贩南海,往来十余年,累赀千万”的建康巨商杨二郎,“淳熙中遇盗,同舟尽死”,杨二郎“坠水得免,逢木抱之,浮沉两日,漂至一岛”,岛上“男女多裸形”,杨二郎与岛上最尊者鬼国母结为夫妇。一次鬼国母将他带出岛屿时,杨二郎竟意外逃离,返回人间,与家人团聚,调养数年后终于恢复本形。有研究者将这一类故事称之为“海上女儿国抢婚”文化背景下的“岛女繁殖叙事”。关于“女儿国”,《山海经》、《异域志》等典籍均有记载,尽管《海王三》中岛上只有一女,《鬼国母》中岛上是以鬼母为尊的男女杂居,但都是以女子为主要岛民,所以可以看作是中国古代众多小说记载中的“女儿国”的变形。男女双方的结合女子占主导地位,故称其为“抢婚模式”,这在故事中是有所反映的。《海王三》中尽管没有明写岛女如何强迫其与自己同居,但王某流落荒岛后知自己“业

冯梦龙《情史》中的海洋叙事

堕他境,一身无归,亦将毕命豺虎,死可立待”,为了保命,只好“姑就之”,与女子在洞中共同生活以后,行动也并不自由,岛女“朝夕饲以果实,戒使勿妄出”。《鬼国母》大致类似,鬼国母尽管是以商量的口吻问其是否愿往,但杨二郎知其“无计逃生”,只好答应。相比较而言,《海王三》中的女子尽管王某不能判断其为人还是异物,但至少“女容貌颇秀美”,而《鬼国母》中的女子则是鬼女,令人可怖,因此自愿的可能性更小。两则故事的结局也大抵相似,王某在岛上遇到船只后,毫不犹豫携子逃跑;而杨二郎也在一次外出时趁机逃离鬼母回到家中。可见他们从内心就不愿留在岛上,与女子的同居生活也是迫于无奈。
  当然,尽管在上面的分析中反复强调“抢婚”的故事内核,但是作为《情史》里的重要篇目,我们还是能看到其中“情性”和“人性”的书写。无论是《海王三》里的王某还是《鬼国母》中的杨二郎,尽管是被迫与女子成亲,但也能感受到女子的脉脉温情。《海王三》中的岛女不仅容貌秀美、言语相通,还“朝夕饲以果实”,颇有贤妻之范,而王某就是在其外出采果的时候逃跑的;《鬼国母》中的鬼母受邀赴宴,杨二郎也要求同往,鬼母以其凡人之体为由拒绝后,最终在其“累恳”之下还是答应了,这才让他有了出逃的机会,可见鬼母对杨二郎还是相当“宠爱”的。而男子出逃后,女子的反应也很相似,岛女是“呼王姓名骂之,极口悲啼,扑地,气几绝”,王某的离开让她陷入巨大的悲哀与绝望,可见其用情至深;鬼母也是“在外招呼,继以怒骂,然终不能相近”。男子最初尽管是受强迫,但也并非毫无感情,王某离开后,还“从篷底举手谢之,亦为掩啼”,可见对岛女还是有不舍与眷恋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因此责备男人负心,毕竟能回到“常人世界”还是值得庆幸的。这些女子不同于人类,但她们对于男女情感的重视,以及对孤寂生活的恐惧,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其“人性”的一面。
  另外,两则故事的环境设置也值得探究。《海王三》的故事撇开“抢婚”的背景来说,也算作带有一定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。二人生活的小岛十分秀美,“幽花异木,珍禽怪兽,多中土所未识。而风气和柔,不类丝矫所至,空旷更无居人。”而他们生活的山洞也是“深杳洁邃,晃耀常如正昼”,这些并不让人觉得可怕,反而令人对下面发生的故事有一种奇异美好的期待。《鬼国母》的设置则要可怕的多,尽管作者未对岛上洞中的环境未作过多描述,但岛民都是以鬼魂的形态出现。我们可以推测,在航海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,风暴、礁石、海盗都可能成为海上事故发生的原因,无数人就这样葬身鱼腹,因此大海也是冤魂集中的区域,因此古人有了对“鬼国”的想象。
  通过前文论述可以看到,《海王三》与《鬼国母》均将海洋作为故事发生的背景加以处理,海洋环境由此成为《情史》中海洋叙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除此之外,以海洋生物作为故事的主角,也是《情史》中海洋叙事的重要形式,这类故事以《鱼》最为典型。
  《鱼》选自《情史》第二十三卷的“情通类”。“情通类”专讲异类及异类与人的情事,正如该类下属篇目《相思石》中的评语所言:“万物生于情,死于情。人于万物中处一焉,特以能言,能衣冠揖让,遂为之长,其觉性与物无异。”在这种“泛灵论”的指导下,书中的花鸟鱼虫皆具感情,俱可与人进行交往,因而故事情节颇具灵异色彩。《鱼》由两篇故事组成,均以“大鱼”为叙述中心,在古代海洋小说中,“怪鱼”或“大鱼”是常见的描写对象。这两则故事不同于以往小说注重对“大鱼”形体上的怪异、可怕进行大肆渲染,而是写它们为人类传递书信,奇幻中更显人情味。
阅读更多
   
期刊
  • 情人节
    情人节

   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,即每年的2月14日,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,起源于基督教。这是一个关于爱、浪漫以及花、巧克力、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。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。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,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。

  • 我是读者
    我是读者

    受了伤需要治疗,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。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你就该放下过去

快三怎么算下期和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