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千叶帆文摘 > 美文摘抄 > 人生感悟 >
  • 2018-05-22 敬亭山记
     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 一阵春风,它催发花香  催促乌啼,它使万物开怀  让爱情发光 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 一只飞鸟,晴空一飞冲天  黄昏...
  • 2018-05-22 子梵梅的诗
      夜  这就是我写过无数遍的夜晚  我经常叫你来辨认的夜晚  黑与黑相互泼墨的夜晚  赤诚无法相见的夜晚  鸡鸣三遍仍然无法醒来的夜晚  汽笛声收拾...
  • 2018-05-22 琥珀
      琥珀  一只不想让自己发臭的苍蝇  一头扎进松脂中  它想听到  亿万只后代  认祖归宗的颂歌  没想到  却卖了个好价钱菩萨  她用自己的小铁碗...
  •   坐化  黄昏,一个人  躺在河边的草地  听流水潺潺  身体里的一些事物  渐渐被流水  带向远方  想离开时,自己  已是一截河床  河水在体内...
  • 2018-05-22 玄幻桑榆录
      小溪  以不舍昼夜的清澈  调动石缝儿般大小的规模  小溪义无反顾从高高的山顶上流下来  毫无疑问  它还将继续坚持向着更低处流去  小溪明白  ...
  • 2018-05-22 在平原上奔跑
      李不嫁,男性公民,60后湘人,传统媒体从业者,80年代毕业于湘潭大学哲学系,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。牛  那些牛,那些炊烟升起时  弯...
  • 2018-05-22
      帆起了  帆向落日的去处  明净与古老  風帆吻着暗色的水  有如黑蝶与白蝶  明月照在当头  青色的蛇  弄着银色的明珠  桅上的人语  风吹过...
  • 2018-05-22 春天的歌唱
      转眼间,白玉兰开了谢了,接着杏花开,桃花开,梨花开……整个世界,都充满了花儿们娇笑的声音。  清明之后,忽然遭遇了一场冷到骨的寒,于是,便有红的、...
  • 2018-05-22 柳梢上的春天
      冬天很冷,我没有能够亲睹柳在冬眠的阳光里谢幕,但我知道,冬的尽头就是春天。  当枯黄的柳叶,飘落江中,揉碎一冬的落寞与惆怅,春天的鸟儿,已经把爽朗...
  • 2018-05-22 羌山血馍馍
      客居异乡,总忆起故乡羌山的美食,老腊肉、豆腐干、火烧馍、搅团、荞面、血馍馍……齿间的留香,穿肠过肚的痛快,是地域灵魂灼灼其华的外化,是心底乡愁绵绵...
  • 2018-05-22 久远的家
      父亲喜欢种花种树,两亩大的院子,有四分之三种的是果树和花。花不名贵,都是些普通的花,八瓣梅、刺玫、牡丹、野菊……看到谁家的花好看,父亲就向人家讨要...
  •   梦境里的一个画面:你的笑靥,像一树的花开,屡屡的花香,在我的心里荡漾。  我一个人漂泊在路上,却一路上牵挂着你,你就像阳光下的影子一样跟随着我。我...
  • 2018-05-22 一棵老榆树
      庄子上的树也就那么几种,不外乎杨树、柳树,还有榆树。榆树相对来讲显得比杨树和柳树贵气些,因为它的头上可以长出榆树钱来,我们这些小孩子非常喜欢它,看...
  • 2018-05-22 尘埃的遇见
      每一只风筝,都洗涤了发霉的心事。每一朵桃花,都镶嵌了少女羞涩的绯红。每一滴汗水,都喷吐着麦子醉人的清香。隐含泥土芬芳的春风,沿着云朵的边沿,持续吹...
  •   我十六岁那年,因为家里穷得只有三间烂草房,吃盐靠鸡屁股,点煤油灯靠上山刨药。父母怕我说不下媳妇,叫媒人到处给我说亲。我当时对说媳妇这事很懵懂,除了...
  • 2018-05-22 我的“窝”
      刚搬进卧室时,我便考虑着给它取一个名字,想了半天,觉得那些个什么馆、什么阁、什么居虽然风雅别致,但都于我不合适。最后,便返朴归真,美它名曰:“窝。...
  • 2018-05-22 遗落时光
      已然泛黄的书页终于在风拂下不经意地散尽。我抬头,已是黄昏,天光云影不染俗世一丝尘埃,很是好看。闭眼,梦中的喜怒哀乐总是那样真,不觉湿了眼角。忽觉耳...
  •   拉鸡山,一次语词的交换  过拉鸡山,我想到垃圾和我,  互换了一下座位,  不对,风景还是蛮亲热的。  过拉鸡山,没看到我和垃圾,  这让我有些疑...
  •   从来没有过什么写作计划,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书写者,我的写作是随心所欲的,是顺其自然的,什么冲进眼眶就写什么,什么涌到心头就写什么,身上痛就写,心里...
  • 2018-05-21 惊醒
      李科长夹着公文包、哼着小曲轻快地打开家门,刚想跨进去,突然间触电般浑身一震,全身如同被钉住似的无法动弹。  只见客厅里一个女人正蹲着身子,一下一下...
  • 2018-05-21 山鹰
      姑娘叫山鹰,十八岁年纪,西山五十里疙瘩梁子豆腐刘的女儿。  人长得俊俏,模样周正,看上去水灵,却性烈如野马。  李管家一大早拜见老爷,禀告实情:三...
  • 2018-05-21 姐姐的豆瓣酱
      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,漫山遍野生出一片片绿盈盈的野菜时,便情不自禁地想起姐姐做的香气四溢的豆瓣酱。清凌凌的大葱、白菜、萝卜、野菜,沾着豆瓣酱,吃上一...
  •   孤长到十六岁,这还是头一次来癸水,幸亏潮哥儿告诉了孤要如何换草木灰。只是,这种被换下来的秽物也不能叫小黄门来处理,于是只能瞿让来了。  瞿让表示不...
  • 2018-05-21 全家福
      腊月二十八这天,李大爷和老伴早晨一起来,就开始忙活。李大爷拿着扫把,打扫着院子。李大妈负责屋子里杂物的归拢、擦抹。  李大妈抹完了柜子的灰尘后,拿...
  • 2018-05-21 过皇恩岩寺
      往皇恩岩寺,我想起刘长卿的诗句《送灵澈上人》:“苍苍竹林寺,杳杳钟声晚。荷笠带夕阳,青山独归远。”的确,但凡寺院,多建在远离声嚣之处,竹林、钟声、...
快三怎么算下期和值